Latest Entries

scs

番外。8b16ebc056e613024c057be590b542eb《》 @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@ 。a7aeed74714116f3b292a982238f83d2《》 @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@ .笔名篇。c8ed21db4f678f3b13b9d5ee164890《》 @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@ 。df877f3865752637daa540ea9cbc474f《》 @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@ 关于出版是用真名和笔名的问题,和江达成了致意见:用笔名。 。c86a7ee3d8ef0b551ed58e354a836f2b《》 @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@ 但笔名用什么,两了分歧。。5f93f983524d《》 @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@ 。d61e4bbd6393c9111e6526ea173a7c8b《》 @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@ 江以前的两笔名,都没看上,钉大侠,完全知所云,莫名其妙。而另笔名豆,更加的知所云,莫名其妙。。5737c6《》 @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@ 。c5ab0bc60ac7929182aadd08703f1ec6《》 @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@ … Tiếp tục đọc

第三十六章

第三十六章 方院子里的仙门弟子全对素影真行了礼,另外边从院外急急踏来行。 为首的男子身着明紫色的大袍子,胸膛前下摆上皆是金丝绣虎,夜色里火光中金丝闪闪发亮,衬得来好富贵。 “都是搞什么名堂?”迈进院子便开始沉声询问,声音低如闷雷,“大半夜何事喧哗至此?” 听见的声音,院里的仙门弟子们又齐齐行了礼:“凤堂主。” 原来来者便是香坊的主,七绝堂掌着实权的副堂主凤铭。“素影真?”见到院中静立的女子,凤铭也微微愣了愣,“您怎么来了此处?” 素影转了身去,点了头:“凤堂主。”声色间带着特的清冷,“坊内歇息,却觉此处气息异,便私自来了,还望堂主莫要见怪。”是道歉的话语,但却没道歉的意思。 素影何等身份,便是那坐着龙椅的与说话也得客客气气的奉着。凤铭当即脸上便堆了笑:“真哪里的话,真能留心坊内之事已是给再大过的帮助了,如何还能怪罪。”凤铭往四周扫了眼,张望四周的状况。 当目光扫到与方时,几乎是下意识的将挡得更多了些。 到底是怕些太过敏锐,万弦歌的无息香囊对于们来说并没做到真正的无声无息呢…… 但好凤铭的眼光只是掠便过,素影更是看也未曾往们边看过,对于高位站惯了的来说,谁会那么认真的意下面的情况。 “可狐妖逃出,或别的损失?” 凤铭问的是旁边的,旁边连忙答了句没,素影真却插了话道:“此处过杀戮过重,些死瞑目的妖怪前来作祟罢了。” 但闻真的是鬼魂作祟,的弟子便了脸色,们很多顶多中原仙家地盘捉过几只小妖,对种玄之又玄的鬼神之说还是所敬怕的,就像们对飞升资格的素影真种盲目的崇拜样。 毕竟大多数即便修仙,很多辈子也是毫无所得。 感到大家的畏惧之意,素影淡淡道:“些妖怪活着的时候闹出花样,死了便更无可惧。已此地布下驱邪阵法,邪魅鬼祟再难靠近。诸位只负责好好看管笼中狐妖便是。” 旁边凤铭立即道:“既然素影真都开了口,大家也都可安下心,好好做事,几只野鬼,乱了大局。” 仙家弟子皆阖首称是。 凤铭两步行到素影身边:“真,恰巧便要去找你呢。” “何事?” 凤铭声音低了下来:“关于那香……” 素影眸光微动,只瞬,透漏了点气儿出来。 “还是边来谈。”凤铭毕恭毕敬的前面引路。素影迈步跟了上去。 两走远,交谈的声音渐渐闻,拐出院子之后,更是连影儿也看见了。 心里琢磨着素影真现此处,且方才言辞里透露出已经里小住了几的意味,现凤铭又主动与谈论起狐媚香,也就是说与香或许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想要查件事的主使者,当然能么容易就看着线索自己面前溜走。 心头默念先前教给的心法,时间周遭草木拂动之声也细细传入的耳朵里,开始是些吵闹的,但很快便凝聚心神,找到了素影所的方向,可刚来得及听清楚凤铭说了句:“……那只狐妖的血太过难炼,或许得等到九九八十日方……” 凤铭话未说完,素影直前行的脚步声忽然顿:“何使用妖法?” 声轻斥吓得连忙敛气屏息,慌忙将自己的感官撤,心头猛跳,完全没想到素影真竟会敏锐至此,连隔着么远用教的心法也能感觉得到…… 当真愧是被奉顶端的真。 心头正打鼓,素影又去而复返,站院子门口,目光细细扫过院中笼里狐妖,转头问凤铭:“里的狐妖内丹可皆被取过?” 凤铭愣:“自是都由各仙家取了再送过来的。” 素影点了点头,但见素影眸中光华过,心道糟糕,定是查看每身上的气息了,本就修的仙法,倒是怕看,而是…… 若无息香囊确实能让大罗金仙也看出的气息,那现便是普通,普通穿着仙门弟子的衣裳,同样能引起怀疑啊! 紧张得心跳如鼓。素影真当年既能对做出那般事,想来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主…… 正心乱之际,忽觉手掌些痒,掌心里飞快的写着:“渡气于。” 写得那么快,若是换做别,定能反应过来写的时候么,但对于好似与种心照宣的默契。 将体内仙气渡给确实或能解时之急,但法子若是对找龙骨之前的或许无甚干系,毕竟是普通的身体,但现找了龙骨,身体正慢慢适应妖龙之气,若是强行注入仙气,轻则气息紊乱,重则经脉逆行,是什么好办法。 但总好过死。 咬牙,握住的手,仙气掌心流转过去。 浑身颤,想来是难受至极。 但只是抿着唇,垂着头,眼神见看出任何痛色。左右已经习惯了吧,肉体的疼痛与适算得了什么,更痛的,也都经历过了。 松开手,仙气周身流转,无息香囊还来及将的气息吸纳进去,而素影的目光已经扫过们片。 躲过劫,暂时无碍。 素影上前步,眸中神色似深思。 能撑太久,心知,渡到身上的仙气经住细细探究的。但此情此景,们又要如何脱身…… “门主。” 却时,空中倏尔传来声唤,名身着广寒门纱衣的女子翩然而来,神色几分急切,慌张行至素影身边,与耳语了几句。素影清冷的面容却像是冰面被打碎了样。 愣了许久,句话也没交代,周身气息动,霎时便消失了原地,众连的去向都没看清楚。 那前来通知的广寒门弟子也是急急追随而去。 时间平地之上众皆窃窃私语,说着素影真的闲话,竖耳听,皆提到了书生两字。 是素影真找到的爱的那的转世? 边心里还琢磨,旁边却像是腿软样向后退,转头看,但见脸色煞白,副内息大乱的模样。 又转头看了看院子里的仙门弟子,院门口的凤铭摆了摆手道:“好了好了,大家都安静些,方才素影真道此处用了妖法,诸位各自查探下,看看是否角落里藏妖物,相信以诸位的能力会让妖邪此为非作歹。” 依着凤铭的话,大家开始院子里寻了起来。 “今日能救了,咱们走吧。” … Tiếp tục đọc

sfsd

第三十五章 却并知晓曜那方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听与狐妖们的魂魄说话,只望为首的女狐妖道:“想让你们帮忙,你们可是愿愿意?” 狐妖没半分犹豫,直直的盯:“你要们做什么?” 们眸中皆是仇恨的烈焰,几乎能燃烧魂魄。 指了指阵外的曜“要你们给和,打掩护。” 夜半时分。 热闹了的永州城也陷入了寂静当中。 城南香坊内,工作却没停止,坊间点灯,将夜照得昏黄,关押狐妖的地方块平地上,只狐妖铁笼子,周遭没任何遮蔽物。任何只狐妖只怕是便是伸伸腿,也能被外面巡逻的仙门弟子看见。 仙门弟子会恶狠狠的敲打铁栅栏:“动什么呢,急去投胎了啊!” 狐妖便只好将腿又收了来,地上蜷成团,等待死期的来临。 整块空地上,弥漫的是极致压抑的恐惧。 忽然间,队穿与此处仙家弟子同衣裳的走了过来,笼中的狐妖们霎时都变得更加紧张起来,们都知道,样的来的时候,就意味,今晚又狐妖要被带走了。 白晓露蜷缩笼子的角落里,惊恐至极的看那三往方向走来,然后站了旁边的笼子门口。 “开锁。”为首之吩咐,另立即从大串钥匙里面找到了相应的那把,钥匙入锁,白晓露看见旁边的狐妖双目睁圆,唇色苍白,句话也说出来,怕得开始浑身痉挛。 当被架住,白晓露将头埋了下去,忍再看。 “娘亲,娘亲……”已知是多少次样心底呼唤。但却没得到答。 忽然之间,平地丝风动,带寻常的寒意扫过片囚禁之地。埋头的白晓露忽听牢笼发出“叮叮咚咚”的声音,竟是牢门被并大的风刮得来震颤。 所的狐妖牢笼皆发出了样的撞击声,时间平地上吵成片。 仙家弟子只觉奇怪,转来转去的看,但却并没发现什么对,里全是被抠了内丹的狐妖,们连丝妖气都没发现。 但是牢门却依旧震颤,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响,就像是们看见的东西拼命的拉扯牢门,传递来自另世界的愤怒…… 仙家弟子皆是心头发憷,时间脚下大乱,大家都惊慌的来张望,知道是什么作祟。 大家都极致惊恐的时刻,根本没注意到,黑暗的角落,两仙家弟子已经被打晕,扒光了衣服,然后塞进了麻袋,堆角落里。 与曜换上了仙门弟子的衣服,混进了仙家弟子之中,们佯装慌乱,牢笼之间穿梭。东张西望的,来寻找白晓露。 曜则努力感知龙角的气息。 “看见白晓露了。”轻声道,“你的龙角呢,里吗?” 曜摇头,微微闭上眼睛,脑中像是副图样,道:“从此处往坊内走,穿过三院子,龙角被放置屋中。” 些惊讶:“怎么好像你来过里样。” “感觉得到它。”曜说得波澜惊,“它是身体的部分。” 心里的护心鳞还是身体的部分呢。瞥了瞥嘴,脑子转便道:“待会儿负责扰乱些仙家弟子,你装作慌择路的跑去叫,狐妖魂魄会跟你走,等你到了那地方,们会像现样给你打掩护,你只管取龙角便是,然后你拿龙角自己走,别管,里把些狐妖放了,带们会些拖累。” 曜挑眉:“你要将们都放了。” “顺手。” 说完,往白晓露那方又走了几步,大喊了声:“是……是鬼啊!”声喊,让本就惊慌已的众更是心底寒。 便开始跟喊:“是狐妖的鬼魂找来了!” 嫌事大的加了句:“来找咱们索命了!” 时间,众皆是大慌,的连滚带爬的开始往外面跑。 给曜使了眼色,但是当看到曜正定定盯的眼睛的时候,眼色便生生的抛成了媚眼。 曜:“……” 反应过来:“……”捂住脸,“赶快走。” 话音未落,便时,忽觉股带凉意的清风徐来。 曜倏尔神色变,身形霎时僵原地,定定的望向边的方向。看了眼,还知此时为何副被雷劈傻了的神色,正要问,却见道清光凝成的法阵自而降。 宛如破开乌云的月色洒向大地样,驱散了黑夜的浑浊。 牢笼敲击的嘈杂声音登时消失,而耳朵里则听到了狐妖鬼魂们宛如遭受重击般的惊声尖叫。 过瞬间,平地之上再无只鬼魂。 惊骇,到底是何等物…… 抬头望,但见白色纱衣的女子宛似自月中踏来,仙风拂袖,青丝缭绕,双秋水眸却是生带清冷薄凉意。脚尖轻落于地,染铅尘。 素……素影真! 更是愕然,!怎么会到种地方来! 然而怔愕之后,下意识的往旁边望,但见曜盯素影真,双眼眸将擒得死紧,眸中神色混浊至极,其中混杂的情绪是说清的愤怒、惊愕、仇恨。 全然体会了此时的曜毫无防备的撞见素影到底是什么心情。第反应就是,反正能让素影撞见曜。 曜像被引走了魂魄样,盯素影,双目渐渐变得赤红。好像是恨得能此时此刻扑上去将素影咬死撕碎。 内心暗暗叫苦,现实很残酷啊!如果曜扑上去,被咬死撕碎的可是呀! 说定还是们两! 心头惶惶然之际,曜却是脚步动,仿似就要如离弦的箭样杀出去。 把拽住的手,挡曜身前,转头看,此时狐妖迷香什么对都管用了,生死面前,曜头顶上的神光都给消失了,盯曜,瞪眼摇头,眼神里只问四字:“你想死吗?” 你想死吗?你想死吗?样冲出去,你是想死得很惨吗? … Tiếp tục đọc

ws

第三十四章 “谈正事吧。”道,“素便知道七绝堂虽是亦正亦邪,给钱就办事,但该的大义与性却并未磨灭,狐妖迷香的买卖,怎么看也是们的贯风格。” 七绝堂本是江湖神秘的组织,十几年前名见经传,却十年间渐渐发展壮大,成了赫赫名的情报与暗杀组织。 其名气之大,势力之深,仅江湖之中,便是仙家门派里也们的探子,传说只要付得起钱,就算想知道皇帝昨晚亲了几下妃子的脸蛋都行。而暗杀的上至朝堂下至江湖,七绝堂除了杀皇室中与仙门中,别的,没哪活路接。 曜十几年偏僻的铜锣山里,对外界的消息少涉猎,即便,的心思也落各大仙门中去了,哪里会关注些江湖门派的消息。 是以对七绝堂可以说是无所知。 而,则是早当年认识弦歌的时候,就对些事情大概的了解了。 忘语楼是七绝堂永州城立的点,因为永州的地理优势,大江南北都往里聚集,大江南北的消息自然也都往里。忘语楼里的姑娘,小厮,包括后院的厨子与扫地的大娘,无是七绝堂的耳目。 弦歌端着茶杯静静琢磨了会儿,道:“如先跟说说,是怎么知道此事?” “被杀了的狐妖给托梦,让里救救她同样被抓放血的女儿。”说到此处,顺口提了句,“说,事要是们七绝堂做,弦歌别的或可管,如先帮忙,替将那叫白晓露的小狐妖先给要出,让她娘安心,瞅着她娘都快变成厉鬼了,两虽然知跑去哪儿了没找,但隔些日子……” “恐怕行。”弦歌放下茶杯,敲了敲杯沿,“便实话与说,那狐媚香确实是由七绝堂做,然而却没经的手,是知道此事,但却也要硬生生的装做知道。” 皱眉:“为何?”。 弦歌看了曜眼。 头也没,只对弦歌道:“就像现样,当是死,如今和世上谁都没关联,就算听到消息想出去说,也找到聊的。”总结,“就是活得那么孤独。” “……” 曜再次发现自己对的话……无法反驳。 弦歌被的话逗得微微笑,随即便收敛的唇角弧度,正色道:“到底并非七绝堂之,并知晓如今门中状况。老堂主去世时,少主年纪尚幼,少主叔父凤铭打着辅佐少主的名号,掌控了七绝堂几乎所的权力。” “懂,争权夺利嘛,要是凤铭,指定家少主小的时候把做掉。”歪着脑袋想了想:“可现们少主凤千朔活得还好好的呀,吃喝嫖赌样没少,纳了百房小妾胜过皇帝后宫之类的,以前山上都能听到关于那些惊世骇俗的传闻。” 弦歌眸光微微暗,随即像是调节气氛般,笑了笑,她并没顺着的话说,而是跳了过去。 “些年少主几位长老的扶持下慢慢将七绝堂主管情报块的权力收了,然而七绝堂真正的实力却依旧掌握凤铭手中。而买卖狐妖制成狐媚香事,也确实给七绝堂带了可观的财富。 “可尽管钱财滚滚而,少主却远虑,捕杀狐妖取血炼丹事若是叫妖族那边青丘的知道了,只怕是会善罢甘休。彼时妖族无法拿仙门之出气,而购买狐媚香的达官贵自是会将制作狐媚香之推出顶罪,七绝门虽江湖上所立足,但若被妖族盯上,怕是……将会是灭顶之灾。” 沉思了阵:“所以凤千朔现是想让凤铭停止做此事,但却无法命令停下是么?” 弦歌点头:“虽然开始少主与几位长老还已经知晓此事,但凤铭权力此。等如今只好装作知此事。因为少主既能首肯此事,以免日后万被青丘所知,找出借口将责任推诿至凤铭身上,也能公开勒令停止此事,凤铭若反,七绝堂必定大乱。是以如今情景,们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,全当知晓便也罢了。” 点了点头,些权力之间的博弈与深沉算计,她虽然听得懂,但却没心思去参与。 “所以没办法帮去要,只能装作对凤铭之事,毫知情。” 曜两身后沉思,却站起了身,道:“是好消息也算坏消息,至少现知道了,即便去凤铭哪里抢,也会和冲突。” 弦歌闻言眉头蹙:“要硬闯凤铭香坊?” “自是没那般蠢笨的。”摆了摆手,“别忧心了,剩下的事自己想办法,只要继续装作毫知情就好了。” 转身就闭上了眼睛对曜道:“咱们走吧。” “等等。”弦歌轻唤。 叹:“别担心,也别阻止,反正件事是要查下去的。” “犟牛。”弦歌轻轻斥了声,而后起身行至她自己的梳妆柜旁边,取了米色香囊出,“知道拦住,昨日是找要东西么,命取了,喏,拿去。” 才转身看,那是极普通的小香包,没香味,甚至连颜色都没其香包好看,她接了过,瞅了眼,转身递给曜:“带着试试看。” 曜接过香囊,手指无意间与相触,自己倒是什么感觉都没,只是却像被雷电触了下似的,浑身颤,连忙收了手。 曜现对说就像是禁忌,能看能碰,连说话的声音最好都少听,听看碰,保证腿软…… 曜将无息香囊佩戴身,没会儿便像是清风吹过,曜身上的奇怪气息霎时消失见。 点头:“当真管用。” 曜转眼眸,盯住:“呢?” 听见曜与她说话,下意识的望向曜,然后与四目相接,于是又毫受控制的红了脸:“……,什么。转过头去!别用种眼神看 !” 曜依言侧过头去,正色道:“看迷香并非单纯的香,而当真类似种进身体的蛊术。” “若是狐媚香当真那般好解,那些也会以价求此香了。”弦歌道,“凤铭请了少仙家弟子看守狐妖,们若要是去香坊救,需得万加小心,待会儿会命绘香坊坊内布置图给们看,们便到夜深之时再去吧。” “知道了。”身对弦歌做了揖,“谢过小娘子了。” “皮。”弦歌笑,“儿将午饭吃了吧。” “了。现要去找。头布置图绘好了,遣送到房里就行。”说着,向弦歌道了别,然后走出了小阁楼。 到房里,曜跟着进了她的房间,问她:“方才说要找的,是何?” 边跨进房门便忙着挨将窗户关了死紧,屋子里的光线变得昏暗下,曜挑了挑眉:“干嘛?” “办正事。”道,“可要是再说话,可就要办了。” “……”于是曜即便千言万语,此时也尽数梗喉中 将桌上茶水倒了点出,然后地上画了阵法,与那日柳林当中画的阵法是模样的,曜此时大概悟了,她是想把三尾狐妖的魂魄唤出着。 次用茶杯压了阵眼上,于是曜便自觉的站到了茶杯边上,看了曜眼,两都没说话,但都明了彼此的意思。。 放心的坐了法阵当中,然后念了诀。 可次狐妖好似当真身边,她招了许多孤魂野鬼,也没找到狐妖的魂魄。最后是小野鬼告诉了,前与描述很像的厉鬼冲进了城南香坊里,大闹通之后,被很厉害的道姑给收了。 难怪些没缠着她。继续问:“那厉鬼被收去了哪儿?” “就知道了。”小野鬼空中转了几圈,“找厉鬼做什么,它们都很凶的。” … Tiếp tục đọc

fgs

第 33 章 离开水榭,恍然想起大概是找到永州城首府宅子是哪儿的。 她急急追出了忘语楼,但见果然忘语楼外负手等她。 适时阳光倾泻而下,将原本些瘦削的背影照得高大,或者说,找龙骨之后,确实长得比以前高大了许多…… 便瞬间又听到了自己心头“扑通扑通”的强烈跳动。她甩了甩脑袋,狠狠捶了下自己的心口:“别闹,克制。”她说着,深呼吸了几口气,迈步上前,“首府宅子往边走,那小胖子胆小,被唬指定往家里跑……” 走到身前,头,看见了带了半截贴面具的脸,然后呆住。 面具背后的眼睛转,将盯着:“现的情况,样更好与说话。”粗略解释了句,“走吧。” 可却退了两步,双手紧紧捂住脸,但却大大的张开了指缝,露出了眼睛:“赶快把面具摘了摘了摘了!” “……”隐忍的开口,“是说看见脸会……好吗!” “那该拿快黑布将脑袋整儿裹遍啊,带半截面具算什么,知道何为叫尤抱琵琶半遮面吗!绝对是故意勾引吧!”理直气壮道,“告诉,现可是吃了药的,再样衣着暴露,要是没忍住对做了什么,可别怪。” “……”微微咬牙,忽然发现,面对如此流氓的时,竟然……毫无招架能力。 叹息之后,便也顺着的话将戴头上的面具摘了,当解开系后脑勺的绳子,单手将面具摘下来后,转头,略些凌乱的发丝额前飞舞扫动:“样可消停了?” 看着,也看着,然后毫无预警的,鼻下倏尔淌出了两条红色的痕迹。 竟是……流鼻血了。 拿袖子将鼻子捂了:“走前面好了。跟着,尽量别让知道的存。”手捂着鼻子,迈到身前,脚步又急又快,像是逃命样。 “……”看着仓皇的背影,时间竟是觉得哭笑得。 活着么多年,到底是第次知道,女子爱上别之后,身体的反应竟是般夸张又……诚实。 捂着鼻子,鼻血淌得极是欢快,没会儿便染红了她的袖子,路像看猴子样打量,是越走越怒,她便是样揣着肚子火的情况下,赶上了胖溜溜的王小胖子。 “王鹏远。”沉着嗓音喊了声。 王鹏远头,但见气势汹汹宛如炼狱厉鬼似的像踏来,王鹏远立马掉头唤了身边两侍卫:“挡……挡下……”话音未落,等两侍卫反应过来,二话没说,上前步,下手如风,啪啪两下敲两侍卫的脖子上,俩侍卫便如同木头般被定住。 旁边都还没来得及看热闹的时候,拽了小胖子的衣襟,拖着便拐到了深巷当中。 。8f468c873a32bb0619eaeb2050ba45d1《》 @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@ 手撑王鹏远耳边,眯着眼盯,王鹏远脸惊惶的瞅着:“……。……” “胆儿肥啊。”笑,却是满脸的杀气和狠戾,“说,给下的那迷香是哪里来的?” 王胖子紧紧贴着墙壁站着:“……昨日,买的……” “上哪儿买的?” 王鹏远目光往旁边转了转。眼睛眯,把揪住了王鹏远的耳朵:“听见问话吗?那耳朵要来也没用,帮撕了可好?” “!” 王鹏远以前虽然缠过,但碍于的身份,以及想给辰星山抹黑的念头,便直忍着,但凡来永州城遇见了,大多数时候是走为上计,而次,是气得行,反正现也没了辰星山弟子身份,她可管了那么多,是以,现便将威逼恐吓的手段都拿了出来。 王鹏远几时见过样的,是以现吓得面色铁青,腿都抖成了筛子:“听见问话了,听见了……说。” 眯着眼睛:“给说清楚些。哪里买的,和谁买的?” “……城南香药坊,与凤铭堂主买的……” 凤铭。 听到名字,微微眯了眼睛。 要说名字陌生,其实也并陌生,她但凡世江湖游历过几的,理当都是知道名字的。那是掌控整中原武林情报网的七绝堂副堂主,生性残暴,为冷傲,是江湖上畏惧的狠角色。 若是样的,那做出杀妖取血熬炼迷香之事情,便也点理解了。 只是七绝堂…… 方正沉了眉目,身后倏尔响起道对此刻的她来说宛如籁的声音:“迷香解药可?” 声音忽然响起,只觉双腿瞬间都些麻了…… 她连忙甩了甩脑袋,又恶狠狠的拍了拍墙壁,瞪着王鹏远:“快把解药给拿出来!”再样生活几,她大概真要疯。 王鹏远用惊恐的目光看看又看看,双眼睛里怕得含起了热泪:“没……没解药。” 反应了好会儿,才笑话了没解药四字的意思,然后她拼命的遏制住了捏死王鹏远的冲动:“没解药的毒也敢买?没解药还用身上?” “……想让喜欢,怎么可能能让再机会离开!”王鹏远大声道,“是的!” “是大爷的!”咬牙,心底怒火中烧,拳砸烂了王鹏远耳边的墙:“本事倒是下药下准点啊!看下到谁身上了猪!” 可是妖龙,被底下最厉害的修仙真抽筋扒皮的妖怪,注定是要走上复仇道路的,注定是要腥风血雨的,让她爱上样,还如真的爱上头猪,过上每吃精致饲料睡舒服大床的安逸生活…… 砖石“啪啪”两声落地上。 王鹏远吓傻了,然后双眸迅速的涌出了泪水:“、好凶……” 懒得去听王鹏远的话,拽了的衣领又将拖着走:“去城南,先给好好问问没解药。” … Tiếp tục đọc

24`

第三十二章 第二大早,刚起,便楼里的姑娘来敲了的房门。 姑娘说王首府家的公子已经来了好会儿了,院里池塘边的亭子里等着呢。 听罢点了点头,难得没嫌王小胖子缠得烦,好好的梳洗之后便只身见去了。 觉得,王小胖子对是点非分之想的,要是笑着和小胖子套套话,小胖子也许就股脑的全交代了,但若是带上,小胖子若是吃了醋,那可就好了。是以便没喊上。 待得走到了水榭旁边,身华服的小胖子见到便立即站了起来,还是如平常见到时那般紧张,鼻头微微冒着汗,轻轻唤:“,你来啦。” “嗯,你找什么事儿啊?” 王鹏远看了看旁边的姑娘,身后的小厮便唤着那姑娘和起走。王鹏远是什么身份,忘语楼的姑娘自是敢驳了的意思的。于是姑娘看了眼,见对放心的笑了笑,姑娘才走了。 等闲走完了王鹏远才道:“……就想来和你说说话。” 听满意极了,说话好啊,也正想和好好说话呢。 倒了两杯茶,自己杯给王鹏远杯,打算听好好说,然后找契机插话进去,将想要打听的事给打听出来。 “你说吧,先听着。” 王鹏远紧张的衣服上擦了擦手心的汗,随即自己的衣服兜里摸来摸去:“,今早上其实还准备了小礼物想给你。” 愣:“就算了吧,咱们就说说话就好。” “……准备了蛮久……你还是看看吧。” 说着王鹏远便将衣服里的东西摸了出来,是非常精致的小锦袋。锦袋之中飘散出了股奇异的异香,吸引着将目光落锦袋上面,并且越看,便越是想知道锦袋里面装的是什么。 “是何物?” 看得眼神都点发直了。 王鹏远见状,咽了口唾沫,然后打开锦袋的口:“给你看。”将锦袋递到面前,专注的去打量,只见袋子里面是小撮暗红色的粉末,奇香无比,越是想分辨出是什么香味,便越是分辨出。 而且嗅着嗅着,竟觉得……眼前的事物都开始变得恍惚了起来。 王鹏远见双目渐渐失神,副被夺了心魂的模样,小心的左右打量了下,见当真没了反应。王鹏远高兴的笑了笑,抹了把头上的汗,收手中的锦囊便要往嘴里倒。@无限好文,尽晋江文学城 然而却即将将粉末倒进嘴里之时,只手忽然拽住了王鹏远的手腕。 “此乃何物?” 声色沉静如水,带着几分慑的杀气,“老实说,便卸了你整条胳膊。” 王鹏远辈子被家护得好好的,除了老子敢凶几句,何能用种姿势和种语气与说话。惊慌转头看着比高了头的,但见眼瞳杀气森寒,王鹏远被吓坏了,声大叫,手抖,锦囊便劈头盖脸砸了脸上。 红色的粉末洒了脸,下意识的闭上眼,然后用手去擦双眼,王鹏远便趁着机会挣脱了,连滚带爬的跑了。 抹了眼睛,舌头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,当尝到粉末的味道时,立即怔住了神。 是…… 血的味道。 但明明闻起来,却是股令着迷的香味。到底是…… 正想着,忽听“咚”的声,是旁中了招的头栽了桌子上,眉头皱,伸手摇了摇:“?” 跟着手摇晃的力量晃荡了两下,然后睁开眼,脑袋搭桌子上,遥遥的望了眼。 眯起了眼睛,知为何,的眼睛时候好像被施了什么法术似的,看着,感觉身上发出了闪闪的耀眼光芒,世界,好像除了,其都变得模糊起来。 之前便觉得皮相长得挺好,但从没哪像今样觉得,简直已经好看到了惊为无以复加的程度…… “?” 许是觉得的眼神过于迷离,皱着眉头喊了好几声:“你无大碍?” 眨巴着眼睛,微微了些神,坐直了身体,目光却直停脸上,挪开:“应该……没事。就是腿脚些发软……” 看着,其实止腿脚些软,浑身都些自觉的软了。 眉头紧蹙,只道是中了毒,看了看四周,但见无寻来,只好道:“你儿坐着,去将你好友找来,看对凡的毒无研究。” “等等。”声急唤,几乎下意识拉住了的手,“别走,别离开。”柔软中微带沙哑的声音出口,仅呆了呆,连自己也呆了呆。 看着脸红晕的模样,时才反应过来和对味儿,观念转,下意识的觉得既然是毒药,那必定就是X药。但想,又觉得蹊跷,若是X药,那小胖子为何将约屋里,却要约水榭之中…… 口中略味,方才尝到的那粉末的血腥味还……忽然间,想起那三尾狐妖关于那迷香的描述,以狐妖之血……熬炼而成。 那方失神沉思,方也沉思,然而现脑海里反反复复想的却是…… 娘的,的手好大好暖,好想抓住就放,好想让再多碰碰……别的地方。 随着股念头涌出的,还深藏于心的羞耻感,以及脑中残存的理性嘶吼:“小胖子你竟然敢种地方给下X药!是想野合表演给谁看成!” 努力的想让自己把的手放开,盯着自己的手,心里百次威逼自己赶快放手,要然就剁掉。然而最后却发现,心里却千念头让贪恋温暖干燥的手,把握紧点,握得更紧点,然后…… 据为己。 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。 “。” 娘的……别喊的名字,心尖尖都酥了! “想,你大概……” 别说了,也知道大概是忽然疯了。 “……是中了狐妖的迷香。” 愣神,句话传达到大脑之后,抬头:“你说什么?”然后又看见了的脸……大爷的!跟自带神光样,好耀眼! “刚才给你嗅的,大概便是们直找的,用狐妖血炼制而出的迷香。” … Tiếp tục đọc

ssd

第三十一章 晚上,忘语楼开始忙碌起来,楼里丝竹之声绝于耳,莺歌燕舞,好热闹,但前院的热闹并没吵到后面来,中庭就像隔开了声音的屏风,让后院保持夜该的静谧。 与被安排住后院小楼之上。透过窗户能看到忘语楼那楼里晃动的影。她夹了口菜,望那方道:“吃完了饭,待会儿咱们去楼里逛逛。” 挑眉,沉默又微妙的将望。 转头看,但见眼神,放了碗:“你什么眼神,你以为要去干嘛,那里是永州城里达官贵聚集的地方,又酒又美,指定们被酒色迷晕脑袋的时候能探到什么消息呢。” 也对,本就是最容易探查消息的地方。网 @ 望,眸光微动:“你是与你朋友说查此事了吗?” “什么时候说了。只让弦歌查又没说自己查……得趁那些家伙喝得烂醉之前过去。”扒了两口饭,囫囵吞了,然后也管吃没吃饱,连赶带推急急忙忙的把推出了屋子,“换衣服咱们就过去。” 然后便端还没来得及放下的碗和筷子被甩了鼻子的门。 现对说风就是雨的脾性也摸得清楚了,当下心里竟是没半分气,只看了看碗里的饭菜,然后走到边自己站吃完了。 待得想直接将空碗放到后厨去的时候,又拉开了门:“男子的头发要怎么弄的来,你教绑绑。” 面前穿了件靛色的男子长衫,看样子是束了胸,胸前比平日平坦许多。她拿梳子,还往头上梳头发,但是怎么都弄好发髻,她皱眉头,又弄了会儿,才松了手:“成,你帮梳吧。” 她往屋里走了。 愣了愣便也只好跟她往屋里走。 梳妆台前上坐下,把自己的头发都梳到了头顶,然后把梳子往的方向递:“快来。” 将碗放到桌上后,走到背后,下意识的本想接过手里的梳子,但倏尔见了镜子里两的身影,手上动作顿:“梳发事过于亲密,唯女子丈夫父母或可帮……” “你咬也咬过,扒也扒过,就梳头发咱俩还能擦出什么火花吗?”嫌弃的翻了白眼,径直打断了的话,“时候你还意梳头事儿了?放心吧,咱俩可能的。” 琢磨。 也是。 接过手里的梳子,客气的把她头发握住。 们俩,虽然关系非同般,但们各自心里都自己的盘算,情爱事于现的而言,她无力沾染,于而言,更是唯恐避之及。们俩诚如所说。 根本可能。 便暂抛开了那些细小的顾虑,将的头发点点的梳了整齐,然后盘头上,拿发带绑住。 做事很专心,目光没从她头发上点移开。 从梳妆的铜镜之中看见的眉眼,经想,,越接触便越发现其实是行事细心,作风沉稳,尊礼守节的,那铜锣山的老太太养长大,便是真的对老太太感恩之情,可见还颗知恩感恩的心……如此推断,二十年前,或许是生性温和的妖怪。 而现……却成了连笑也会笑下的。阴沉又淡漠。 素影真当真可算得上毁了的千年道行,硬生生的打乱了的生命轨迹啊。 “好了。”抬眼,看见了镜子里正望的脸些发呆的。皱了皱眉,“簪子呢?自己插上。” 说完便转身走了。 立刻随便抓了根簪子插头上,跟往前面忘语楼走了。 拿了把折扇胸前扇,装副富家公子的模样。路上的姑娘们都认识她,见了都:“公子公子。”的边叫边笑。 也应得坦然,显然做事也是次两次了。 两走到忘语楼中,领上了二楼,寻了位置坐了,然后问:“你上次小树林里教的心法再教次,那能让看很远的法术,让来探探。” 瞥了眼:“教你的东西,次就该记住。” “当时情急嘛,学了就用了根本没把心法放心上,你次教了就能记住了。” 便又与说了遍,果然立即便上了手,只是次,过只用了瞬间,她便立即捂住了耳朵:“太吵了。” “上次树林,四周安静,如今环境嘈杂,你便要会控制意念,听你所想听,见你所想见。” 苦脸道:“说得容易。”但虽然她嘀咕了句话,但还是慢慢放下了手,忍受嘈杂的声音,与周遭刺目的光芒,慢慢去适应些环境。 到底是学得快,没会儿时间,便能控制耳朵过滤到她想听的声音,而把她想听的听得越来越清晰。 她侧头细细探。 姑娘们的轻笑,男们的高谈阔论尽数纳于耳中,但却没任何讨论关于买卖妖怪之事。就好像整永州城,根本没知道件事情样。 皱了眉头。 但却此时,忽闻道略熟悉的声音从忘语楼外传来:“当真见了?她又到里来了?” 于此同时,往门口望,但见穿丝绸锦袍,满身书生气息的……小胖子踏进了忘语楼。像是什么神奇的感应样,胖乎乎的男子眼便望向二楼,恰好与四目相接。 “哎,又来麻烦……”自觉的嘀咕。 听见她句话,顺她的目光望去,也见到了那圆润的书生。 那男子踩重重的步伐,也管旁的目光,疾行上了楼,径直走到身边。望:“……。”好似十分的激动,连话都点说清楚了。又好似带了点小心翼翼,“你来了。” 饮了口茶,才转了目光看向:“原来是王鹏远公子啊,好久见。” 只声招呼,便让王鹏远涨红了脸,语塞了许久,然后磕磕巴巴道,“好……好久见,前段时间听说你也来过里,但,那时,正忙,便错过了,今,今……” “今该走啦。”站起身笑了笑,然后伸手去抓。想要抽手,但却被死死握住。转头看,笑得真无邪中暗含警告,“和起走哦,。” :“……” 王鹏远愣了愣,看握住的手,然后目光些诧然的脸上扫过:“…………是?” “哦。”轻描淡写的应了句,“现和起呢。” 嘴动,便又转头望,微微咬牙对笑:“是是呀。” … Tiếp tục đọc